“3·15”,别让特斯拉跑了

  • A+
所属分类:体育彩票

撰文 / 李牧 编辑 / 张硕

“特失控”

从特斯拉的“死忠粉”到维权车主,经历如此戏剧性的身份反转,薇薇只用了几秒钟。

薇薇此前一直对新能源汽车怀有浓烈的兴趣,尤其是特斯拉的靓丽外观和动力性能更加令她着迷。尽管之前也曾屡次看到过特斯拉“割韭菜”和“失控”的新闻,但她还是在今年1月初瞒着家人下了订单,并在1月24日提到了属于自己的Model 3。

“价格已经掉过几轮了,就算被割韭菜也亏不了太多钱,”薇薇对AI财经社回忆自己当初的想法,至于网络上针对特斯拉“失控”的质疑,她认为那只是“偶发现象”,并坚信特斯拉“不像网上传言的那么不堪”。

所以,在提车后的一个月之内,尽管经历了“黑屏”、“异响”和“辅助驾驶自动开启”等诸多问题,但对于一个“死忠粉”来说“都在可接受的范围内”,薇薇说,“只要不影响安全,我都能接受。”她从没想到过,从前只在新闻中看到过的“刹车失灵”,竟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3月11日上午8点,薇薇记得十分清楚,男朋友开车载她拐进停车场,那是一片临时平整出的土地,有蓝色的铁板围挡。在距离挡板大概三十米处,车速已经降至15km/h,男朋友踩了一下刹车,但车速“丝毫没有减缓”,甚至“越来越快,不停往前冲”。

到距离挡板还有20米左右时,对车辆行驶状态非常疑惑的薇薇急忙问男朋友,“为什么这么近了你还不踩刹车?”男朋友说自己已经踩了但踩不动,他又用更大的力道踩了一脚,但车依然没有停下。距离挡板不到一米的距离时,薇薇男朋友再次猛力踩下刹车,但此时却发现刹车踏板是“僵硬”的,“根本踩不下去”。

最后,车辆直到撞上挡板才停住,薇薇男朋友起先试图挂R档将车倒出来,却发现车还会往前冲,只能挂到P档后才停了下来。薇薇对AI财经社回忆称,从第一次踩刹车到与挡板相撞,整个过程共持续了“三到四秒”。

图/采访对象供图(刹车“失灵”后,薇薇的车撞到挡板上)

薇薇并不是遭遇特斯拉失控的个例。

近日,坐在特斯拉车顶维权的张女士一度登上各大平台热搜榜。2月21日傍晚,河南安阳的张女士经历了“惊心动魄”的几秒钟,她在微博上详细写下了车辆当时的状态,“先轻踩刹车未见明显减速,后重踩刹车,发现刹车踏板僵硬,很难踩动,制动失效”,结果与前车追尾。

时间再往前推,1月30日,韩栋也遭遇了一次特斯拉的失控。那天,他驾驶着自己一个多月前花费85万余元购买的Model X在高架路上行驶时,发现前车减速时便踩下了刹车,见车辆没有明显反应又用力踩了一脚,此时车辆防碰撞预警响了起来,并最终与前车追尾,导致车辆前部受损严重,安全气囊弹出时,令妻子怀中尚在哺乳期的小孩受伤。

“按照正常情况,紧急制动后人的身体会有一个向前倾的动作,但是我们丝毫没有,”他告诉AI财经社,“直到碰撞后安全气囊弹出时,我们才向前趴了一下。”

近年来,随着销量的提升和股价的飙涨,特斯拉的车辆也在接连“失控”。据公开报道,仅在中国,2020年特斯拉就疑似发生了11起失控事件,其中最严重的一起发生在去年8月的温州。一位国产Model 3车主在距离停车场100米左右的距离时,车辆突然加速,踩刹车后没有反应而是继续向前冲,直接撞掉停车场收费处栏杆并连撞了十几辆车后才停下来。不仅车辆受损严重,车主本人经过7小时抢救,输血近5000毫升,才最终脱离危险。

不止国内,国外特斯拉“失控门”也屡见不鲜。3月11日,美国底特律市一辆处于辅助驾驶状态的特斯拉Model Y,将一辆半挂卡车的白色货箱当成了“天空”而径直撞了上去,导致车内两名人员受伤而被送入医院抢救。

去年12月,韩国发生的一起Model X失控案更是造成了车主本人死亡和2人受伤。2020年1月,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HTSA)也曾收到过一份请愿书,其中包含127起特斯拉车辆“意外加速”事故的投诉,涉及123辆车和110起撞车事故,52人受伤。

由于频繁发生的事故,有人将特斯拉戏称为“特失控”,亲身经历过特斯拉“失控”事故的车主们开始自称“幸存者”,他们认为车辆“失控”的责任在于特斯拉一方,并纷纷开始了维权历程。

“甩锅侠”

碰撞事故发生后,薇薇联系了特斯拉,对方将事故发生的原因归结为“地面太滑、车速太快、制动距离不够,且司机没有持续踩下刹车”。当天下午,在薇薇的见证下,一名特斯拉售后工程师以更高车速(30km/h)在相同的制动距离内(30米)复现了此前车辆的行驶情景。

薇薇告诉AI财经社,特斯拉售后在持续踩下刹车时,车辆成功刹停,而采用“两轻一重点刹式”制动时,车辆却同样撞上挡板,且“撞的比我们还要重”。

薇薇当时问过该售后工程师,是不是刹车踩不下去?对方回答称“前两脚可以”。可当薇薇再问第三脚“是不是硬的,踩不下去”时,该售后却一直“避重就轻”,只是推说“路太滑了”,最后索性“就不说话了”。

“当时我问他,这样的车速和距离,不到三万块钱的五菱宏光MINI都能刹停,特斯拉为什么不可以?”薇薇回忆说,“他告诉我,越轻的车越容易刹车。”

一起事件,两种解读。在薇薇看来,连特斯拉官方售后实地进行实验时都会发生碰撞事故,这是特斯拉“刹车失灵”最强有力的证据。在特斯拉看来,由于第一次“持续高强度刹车”的制动成功,则可以将事故原因归结为车主的“操作不当”。

3月14日,特斯拉官方发布《关于海南碰撞事故的说明》一文中,便压根没有提“点刹加高强度刹车”制动方式的实验结果,依然是将事故发生的原因“初步判断”为“因地面湿滑和车主最初踩下制动踏板时幅度较轻,导致刹车距离变长”。

在特斯拉Model 3的产品手册中,亦提醒驾驶员在“紧急制动”情况下应“完全踩下制动踏板,并保持稳定的压力”,且警告称“不要踩下后立刻释放制动踏板。这样会中断ABS的工作进程,并会增加制动距离”。

但是,在薇薇看来,特斯拉的声明只是一种“不要脸”的“甩锅行为”,并且事故发生时路面的水和泥只在“两毫米到三毫米之间”,并非特斯拉声明中提及的存在大量积水和砂石,所以并不构成紧急制动的情况,“谁开车在低速正常制动时,会一脚踩死刹车?”

事实上,这已不是特斯拉第一次“甩锅”了,几乎每次遇到车辆“失控”出现事故,特斯拉的回应最终都是车主自己操作不当导致的。特斯拉也因此收获了“特失控”之外的另一个外号——“甩锅侠”。

不久前,一名北京的特斯拉女车主在连踩三次刹车无效与前车追尾后,特斯拉官方客服回应称,“因为女性驾驶员的力度较轻,才未能成功制动”。

山东济南的韩栋经历“刹车失灵”导致的追尾后,特斯拉方面给他的回复是“车速过快,制动距离不够”。韩栋告诉AI财经社,第二次踩下刹车时的车速为50km/h,与前车的距离为13米左右,这是自己与特斯拉双方都认可的数据,且特斯拉的后台数据也记录了他的刹车动作。

在他看来,这是一段”有效刹车距离“,并且自己的Model X具有“主动制动”功能,但即使成功踩下了刹车,依旧没能避免事故的发生,“将近一百多万买的车,让人怎么相信它的质量和性能?”

图/采访对象供图(韩栋踩下刹车后,车辆依然与前车追尾)

河南安阳的张女士得到的答复与韩栋类似,但她并不认可特斯拉公布的数据。她反复声明称,根据事故发生前的行驶环境,车速根本不可能达到118.5km/h,并且自己的车辆之所以未能与前车保持安全距离,是由于“刹车”失灵导致。

除了对数据的不认可,张女士和特斯拉之间还存在着“是否接受调解”以及“是否接受第三方检测”等方面的龃龉,河南安阳特斯拉“失控门”就此陷入“罗生门”,张女士告诉AI财经社,当前自己仍在维权,且已申请消协和质监局等相关部门介入。

到底是“失控门”还是“罗生门”,特斯拉的刹车系统究竟会不会出现失灵?一位汽车工程人士告诉AI财经社,特斯拉等新能源汽车和传统燃油车用的刹车系统原理和供应商大同小异,且经过多年的技术积累,供应链水平也已经非常成熟,从技术硬件层面看,刹车失灵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但这并不能完全排除特斯拉刹车“失控”的可能性,除了硬件层面,特斯拉可能在控制策略上存在问题,该人士对AI财经社分析称,因为当前特斯拉车辆采用的控制策略都是基于北美路况,可能会出现不适应中国本地道路环境或者是驾驶员驾驶习惯的情况。

被“打脸”

当甩锅成为一种“习惯”后,总会等来“打脸”时刻。

2020年10月,因为前悬架后连杆和后悬架存在安全隐患,特斯拉宣布在中国召回29834辆进口Model X和Model S。但在回复美国NHTSA(美国高速公路安全管理局)时,特斯拉却称相关部件损坏的原因是“驾驶员滥用”,且不同意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有关“缺陷”“召回”的说法。

对此,新华社曾对特斯拉进行点名批评,将其在中国召回却在“海外拒不认账”的行为,称为“甩锅中国用户习惯和监管部门压力”,并表示“这种无理傲慢不能惯”。

特斯拉还曾被国家电网直接打过脸。2021年1月30日,江西南昌一车主为仅购买六天的Model 3使用特斯拉官方超充站进行第二次充电,在拔下充电头时车辆却突然发生剧烈抖动,主屏幕显示故障码,此后更是无法启动,且车窗也无法关闭。

针对此事,特斯拉一如既往的“甩锅”,称车辆充电后出现故障是因为国家电网的电流太大,发生了电流过载。次日,国家电网南昌供电公司亲自下场,在微博回应称,特斯拉电动车并非与国网线路直接连接,需通过其专用充电装置进行充电。且该车主在进行充电时,线路电压稳定无异常,周边其他用电设备也都正常工作,符合国家规定的电源质量要求。

对于国家电网的据理力争,特斯拉官方不得不在2月1日道歉称,网络上流传的视频经过了“部分剪辑”,“电流过载”只是“初步判断”,具体原因“还在检查中”,并就“给南昌电网造成的困扰”深表歉意。

国家电网能等来特斯拉的道歉,但一般的车主却没有这么大的能量,多位维权车主告诉AI财经社,自己与特斯拉并不对等,在巨大的身份差异和信息鸿沟面前,车主往往处于弱势地位。

“作为一个女孩子,我其实并不太懂车,”薇薇对AI财经社说,但是当特斯拉方面告诉她,下次再停车“地面不能有水,且车辆时速要保持在五到八米之间”时,直觉令她产生了一连串的质疑,“这还是汽车吗?特斯拉这么娇气吗?那下雨天我还能不能开车了……”

更加令薇薇感到诧异的是,特斯拉对其后台数据的保守态度。“到现在为止我的确看到过碰撞时车辆的行驶数据,但特斯拉不让我拍照留作证据,”薇薇说,关于男朋友前两次踩刹车未能减速,本来行车记录仪可以作为佐证,“但我开了五分钟的早会后,那段记录就没有了”。

对此,特斯拉曾向薇薇表示,根据特斯拉车辆自带的行车记录仪的工作模式,驾驶员需要按一下喇叭才能保存,但她告诉AI财经社,车辆拐进停车场时也没按喇叭,但当时的视频记录就有留存。后来,特斯拉转换了口径,称“内存空间是循环的,在刹车时写满了,就进行了自动覆盖”。

“好巧不巧,内存偏偏在刹车时满了。”薇薇再追问特斯拉时,对方便不予正面回应。在双方信息不对称之间留出的空白,常常会被怀疑填补,她告诉AI财经社,自己怀疑特斯拉在后台删除了数据,以掩盖车辆“刹车失灵”的真相。

图/采访对象供图(河南安阳张女士的Model 3停在当地特斯拉中心门前)

事实上,有关数据是否会遭到删除这一问题,特斯拉官方曾有回应,称“数据是由车辆网关读取车内各部件信号并加密存储……无法直接读取、修改、删除”。

不过,薇薇完全有理由怀疑特斯拉信息的真实性,因为就在特斯拉3月14日公布的、对薇薇车辆进行的第三方检测结果中,在驱动型式一栏中赫然写着“4*2前驱”。不过,根据公开信息,特斯拉至今未生产过前驱车型。在一个特斯拉维权群中,车主们纷纷表示这份报告是“特斯拉花钱买来的”。

相比之下,薇薇还算幸运的,最起码她看到了数据。韩栋却只收到过特斯拉售后的口头通知,尽管他认可对方提供的数据,但要求落实到纸面时,却遭到了拒绝,“从没给过理由,只是说不能提供,”他告诉AI财经社,“甚至质监局管他们要数据都不给”。

河南安阳的张女士近来也一直在为拿到数据奔走,她告诉AI财经社,自己与韩栋的遭遇一样,向特斯拉索要自己车辆的数据时,对方却一直推诿,有时候说“做不了主,需要跟总部请示”,有时候则称“有义务”但不能提供。

“心寒了”

身份的转换,常常发生在一瞬间,“砰”的一声,足以摧毁多年积攒的好感和信赖,曾经笑脸相迎的人,换上了一副“冷漠而傲慢的态度”。

“买车时(消费者)是上帝,维权时(特斯拉)是大爷。”在异地维权数天的河北邯郸特斯拉Model 3车主王刚对AI财经社如此描述自己的经历。

王刚于2021年1月9日花费25万元购买了一辆特斯拉国产Model 3标准版,3月7日在进行了一次系统升级后,车辆却出现了一系列故障码,且档位紊乱,“挂D挡后自动跳回P挡,挂R挡后自动跳回P挡,相当于直接趴窝了”。

在咨询过特斯拉官方售后电话后,车辆被从邯郸运至河南郑州进行检修。“售后经理说只是一个系统紊乱的小事情,让我签字同意后用电脑终端恢复一下就好了,”王刚对AI财经社回忆说,“当时我问要不要拆车,他告诉我需要,我说不同意拆车,就没有签字。”

但是,在王刚并不知情的情况下,他的车还是被拆开进行检修了,并发现了左侧车身有一个安全模块存在故障,“售后告诉我换好就可以开走了,但我根本不敢开。”王刚回忆说,“趴窝那天我本来想带老婆孩子出去玩的,幸好没去,现在想起来后脊背还是凉的。”

王刚曾问过售后那个模块的具体作用,但对方“含糊其辞,只是说负责安全”,再问该模块出现故障的原因,对方却只告诉他“不是人为破坏”。“我怀疑特斯拉是把不合格的部件用在了车上,”他对AI财经社推测说,“我之前看过媒体的报道,就是说特斯拉的上海工厂存在以次充好,偷工减料的行为。”

考虑到自己购买的车辆还未满60天,且行驶里程只有1460km左右,所以王刚向特斯拉提出了退车的要求,但对方的售后经理对他避而不见,在过去近一周的时间中,他在异地为车辆维权奔走,每天都在过着“四处碰壁”的生活。

图/采访对象供图(前一晚升级系统后,王刚的车出现一串故障码)

“本来来是想买一辆高端、大气、科技感十足的车,但现在却成了一个到哪里都要拖车伺候着的‘老爷车’。”王刚表示,亲身经历了这次事件后,他的“心都寒了”。

“心寒”的不止王刚一个。2019年5月,韩潮曾购买了一辆特斯拉官方认证的二手车,但仅仅两个月后,他就经历了车辆的失控——电门和刹车完全失灵,屏幕跳出5个故障码,在后续的维修和检测过程中,更是发现车辆的后翼子板存在切割维修,系“事故车”,但特斯拉在售车时并未告知。

在此之前,韩潮的特斯拉早已经过了数次维修,他甚至成了当地特斯拉售后中心的“常客”。“特斯拉的维修技术不敢恭维,有一次我去维修车底的扣板,他们告诉我修好了,但过了几天又开扣了,”韩潮对AI财经社回忆说,“原来那个扣板是被维修人员折断后用胶水粘上的。”

要求退车无果后,韩潮将特斯拉诉至法庭,经过了一年多的诉讼,北京大兴法院最终支持了韩潮的部分主张,认为特斯拉没有尽到告知消费者的义务,涉嫌消费欺诈,并判处特斯拉“退一赔三”。但特斯拉对此判决并不认可,选择了上诉。

“当前和特斯拉没有任何沟通,他们也拒绝一切调解,”韩潮告诉AI财经社,“我只是常常会收到特斯拉的短信、微信、邮件和挂号信,明确表示要向我收取每日1500元的代步车费用。”

靠着一审“告赢特斯拉”,韩潮成为了一个小有名气的汽车维权博主,他常常会在自己的微博上帮助维权车主发声,临近“3·15”时也得到了一定的舆论支持,但这似乎并没有对真正身在一线维权的车主们提供实质性的帮助。

上述维权车主告诉AI财经社,事故发生后,特斯拉售后的相关负责人总是对车主避而不见,并为车主们只留出了两条后路:要么自己走保险维修,届时将得到一份特斯拉“精心准备”的小礼品,要么就走法律途径进行起诉。

过去的2020年,特斯拉在全球总销量为499550辆,距其年销50万辆的目标仅差450辆,在中国市场推出国产Model Y后,其销量在经过产能爬坡后势必会迎来进一步爆发,外界普遍认为特斯拉将会成为全球第一家年销量超过百万的电动车企。

在庞大的销售数字面前,似乎陷入“失控门”等各类事故的车辆只是一个概率问题,但特斯拉掉下的一粒灰,落在每个维权者的头上,都是一座山。

薇薇告诉AI财经社,自己的男朋友现在都不敢开车了,“一看到路上的洒水车就发抖”。坐在车顶上拿着喇叭维权后,河南安阳的张女士令当地的特斯拉门店瘫痪了下来,但她自己的生活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从淑女变成泼妇,真的只需要经历一次维权。”她在朋友圈写道,“自从经历了特斯拉一场事故后,自己就变了一个人,幸福平静的生活成了记忆…… ”

与一家市值曾接近万亿美元的超级巨头的博弈将是一个“长期且艰难”的过程,他们还有一个短期的目标——把特斯拉送上今晚央视的“3·15”晚会。对于车主来说,特斯拉在央视“3·15晚会”上“露脸”并非目的,正如一位加拿大特斯拉车主在某维权群中所言,“一定有天亮的那一天,我们要抱着不只是为自己的目的。”

对特斯拉而言,在正式迈入中国的国门两年后,此时可能正是一个值得反思的契机。

(除韩潮外,文中采访对象均为化名)

(原标题:“3·15”,别让特斯拉跑了)

(责任编辑:钟齐鸣_NF5619)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